终黎云飞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吴英看守所内检举浙江官员 怕材料泄露曾****

时间:2022-08-19 02:20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终黎云飞网
吴英看守所内检举浙江官员 怕材料泄露曾****,温网,新闻,体育,****,****,旅游,文化,****,****,数码,汽车,****,****,科技,温州地区门户网站

2009年4月16日上午,吴英非法集资案在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****开庭审理。

  7月19日,吴英通过其****律师,将20多页、数万字内容的《上诉材料》、《控告材料》、《检举材料》带出看守所,提交浙江省高级人民****。自吴英被判死刑以来,第三次向省高院提交上诉材料。这一天,距离吴英一审被判死刑整整7个月。

  根据时代周报记者掌握的情况,一审宣判死刑后,吴英已经在金华市看守所,检举了当地十几名官员和****负责人的受贿行为,其中以本色集团所在地东阳市的官员为主,其中至少涉及副市长级别的官员。

  经本报记者核实,浦发****丽水支行公营三部经理梁骅,近日已经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。吴英****前,梁曾在农行浙江丽水灯塔支行担任行长,本色集团则在丽水有****项目。

  早在****之初,吴英就曾举报湖北省荆门市原****副主任李天贵和****农业****荆门分行副行长周某的受贿行为(两人分别收受****卡18万元和12万元),导致两人落马。

  据吴英的父亲吴永正介绍,在媒体广泛报道后,今年,****某高层官员曾对吴英案作出批示。但一审宣判7个多月过去,二审开庭的时间,似乎仍遥遥无期。

  今年6月29日,吴英因担心检举官员信息外泄,一度在看守所喝下胶水****,所幸抢救及时,没有发生生命危险。

  “举报材料泄露”愤而****

  根据吴英在《控告材料》中的描述,6月29日,周二,早上6点不到,相关单位到金华市看守所提审吴英,这让吴英十分开心,“因为可以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”。

  中午回到监室,吴英心情很高兴,“因为自己的检举事项相关单位来核实了,而且是通过看守所正常渠道递交检举材料的”。为此,吴英还“特别多吃了几口饭”。

  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,让吴英怒不可遏:她发现在离开监室接受提审的过程中,自己的两个笔记本,被看守所的管教翻过了。而这,已经不是第一次。

  吴英心里十分紧张,“我怕万一泄密,会对自己的家人不利”。紧张加上气愤,性格刚烈的吴英“觉得活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,拿起一瓶平时所里让我们粘口罩用的胶水,一口气喝下一大瓶……”

  随后,吴英被送到金华市区某医院洗胃,顺利脱离生命危险,亦未留下明显的后遗症。

  两三天后,吴英的身体逐渐好转。但吴英认为,看守所管教“私翻材料”的行为,伤害了她的自尊。

  在写于5月11日的一份材料中,吴英写道:“我交上去的上诉材料不知所领导看得怎样了,我很着急,因为牵扯到很多****官员,怕所里领导也受外界压力,不把我的上诉材料和控告信还给我或不交到上面。”

  5月19日,浙江省高院的二审主审法官,到看守所提审吴英。在吴英的要求下,主审法官终于从看守所拿到了吴英之前递交的上诉材料和控告信。在这天写的材料中,吴英质疑:“看守所为什么要这样做,控告信和控告材料递交可以拖延吗,”在这句话的后面,吴英一连写了5个大大的感叹号。

  等待二审的日子

  吴英所在的监室,共有22名女犯,研读了许多法律条文的吴英,显然是最较真的一个。只要一发现看守所有不规范的行为,比如劳动量过大、管教人员态度不好等,她都会提出来。

  吴英也因此被管教人员认为“不识好歹”、“太过分”。但吴英不为所动,只要认为是自己应该享有的权利,她就努力去争取,即使跟管教和所领导顶撞并接受处罚,也在所不惜。

  虽然已经在看守所羁押近3年半时间,但吴英依然保持倔强的性格。

  “有人说,吴英你在看守所羁押,这样对看守所,岂不是自找死路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”但吴英不接受这样的劝告,她固执地认为:“一个人死都不怕了,还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  对三年多来看守所条件的改善,吴英也会如实地反映出来。尤其是今年5月20日,中共****政治局常委、****政法委**********有关****体制改革的重要讲话在央视《新闻联播》节目****后,吴英感到看守所的一些做法,确实人性化了许多。不过,这跟她理想中的状况,尚有一些差距。

  吴英案的二审日期也一再延期,以致没人可以确定究竟是何时。

  7月15日上午,金华市中级人民****院长徐建新做客浙江****,在回答网友有关吴英案的进展情况时,徐建新说:“鉴于吴英集资****数额特别巨大,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了特别重大损失,****情节特别严重,给予严惩。”“目前该案正在(浙江)省高院二审过程中,请大家相信****一定会有公正客观的判决。”

  但6月12日,在凤凰网有关“你觉得吴英是否判死刑”的网络调查中,88%的网友选择了“不应该”判死刑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今年以来,在浙江,多起“集资****案”的主犯,都被判了死缓,而不是死刑。

  6月13日下午,绍兴市中级人民****宣判,“向社会上不特定人员骗取资金人民币27610万元”的诸暨妇女赵婷芝,以集资****罪被判死缓。

  此后,浙江红鼎创投创始人刘晓人因集资****1.41亿余元,被湖州中级人民****一审判决死缓。

  在吴英一审被判死刑后,浙江已有两例“集资****”改判死缓的案例。2009年,在温州市中院,乐清农妇高秋荷和郑存芬,分别以集资****罪被一审判处死刑。但其后在浙江省高院的二审中,两人都被改判死缓。至于为何改判,浙江省高院主审法官不愿向时代周报记者提及。

  上述系列死缓判例,似乎都对吴英的二审宣判,构成利好。不过,吴英的二审结果究竟是死是生,显然远不到提前下结论的时候。倒是一些值得玩味的细节,间或通过一些媒体传递出来。

  今年6月11日,浙江省高级人民****发布《关于为中小企业创业创新发展********保障的指导意见》。浙江********赵洪祝、****吕祖善分别作出批示。

  《意见》明确:未经社会公开宣传,在单位职工或亲友内部针对特定对象筹集资金的,一般不作为非法集资;资金主要用于生产经营及相关活动,行为人有还款意愿,能够及时清退集资款项,情节轻微,社会危害不大的,可以免予刑事处罚或者不作****处理。

  但次日,在杭州媒体《都市快报》的报道中,浙江省高院相关人士在对这一条款进行的“解读”中,专门指出“那些明显的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****行为是例外,比如吴英的案子等”。

  这个“比如”,对吴英及其家人来说,无疑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  7月19日,就在吴英面见律师的当天,吴英的父亲吴永正,让律师带话给吴英。一向对女儿少言寡语的吴永正说:“爸要求你,在这次庭审中,你必须勇敢地、不要有所顾虑地、亲自将整个事件的真相说出来,公之于众,大白于天下!”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